揭阳振高少林武术学院:中国武术技之“意”。
发布日期:2019-08-22

中国传统的尚“意”思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内在表现形式之一, 也是“中国人观察事物、认识事物所具有的一种心理定势和作出反应时所采取的一种基本思路”[4]。中国传统尚“意”思维的存在, 使得中国人对待事物、思考问题的“方式”“角度”和“重心”受到深刻影响。发端并成长于古老东方的中国武术, 在中国传统文化沃土中生根发芽、延续数千载, 受到中国传统文化思想的浸润和滋养, 形成了独具东方文化特色的技术形态和文化特征。特别是在中国传统尚“意”思维的作用和影响下, 中国武术的技术特征、表现形式和思维倾向也在一定程度上趋向于对“意”的渲染与追求, 呈现出浓厚的“向意性”“求意性”和“写意性”。基于此, 本研究从中国武术的“技之意”“艺之意”“神之意”3个层面对其进行深入的研究, 望能从中获得对中国武术更深层次的认识和理解。

  1) 中国武术技之“意”。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十分注重整体、自然与和谐, 尤其讲求“天人合一”的哲学观。在这种“天人合一”思想观念的指导下, 中国传统文化和技艺的发展形成了一种“写意”“求意”的整体精神。“形者, 生之具, 神者, 形之本”[5];在传统艺术领域中, 以“形”写“意”、以“形”传“神”的理念十分常见。如中国传统绘画中的留白, 将绘画艺术中的虚拟与灵动寄托于大片的留白之中, 用空间的虚拟和省略代替执笔者内心的情感与思绪, 给观赏者创造无限真实的“意想”空间。又如海派雕刻艺术中的玉牌雕刻, 执刀者用端庄富丽的精神气度和沉雄隽永的刀意, 将自身主体内部的意与境和玉石本身的意与境相谐和, 通过白玉的无瑕与诗词、花草、鸟兽、虫鱼、美人等意象构图的自然结合, 勾画出白玉优雅、图景满怀的意蕴和情感。可以说,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形”与“意”之间的关系永远是那么暧昧和朦胧, 以至于人们提及“形”心中便想起了“意”, 涉其“意”自然也就带出了“形”。

  中国武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鲜明符号, “形”在技术层面的不断发展中同样离不开对“意”的探索与执着。中国武术是展示攻、防技击的身体运动, 它因“技击”而生 (以踢、打、摔、拿、击刺等攻防格斗动作为素材) , 以“技击性的存在” (按照攻守进退、动静疾徐、刚柔虚实等矛盾的相互规律编成徒手和器械的各种套路) 而存在。从中国武术的“形” (基本技术) 中可以看出, 武术动作的内容由多个具有“技击之意”的“招式”或“招法”构成, 无论是一拳、一脚, 还是一转、一折都蕴含着中国武术表现“战斗”“搏杀”的技击意向。如形意拳中的“五行拳”, “劈拳似斧性属金、钻拳似电性属水、崩拳似箭性属木、炮拳似炮性属火、横拳似弹性属土。劈拳之意如斧, 锐而沉, 故拳势自上而下;钻拳之意如电, 迅而灵, 故拳势自下而上;崩拳之意似箭, 迅而锐, 故拳势中平直入;炮拳之意如炮, 烈而猛, 故拳势自下斜上;横拳之意如弹, 钝而沉, 故拳势横中带直”[6]。其中, “劈”“崩”“钻”“炮”“横”五行拳法皆取攻防技击之意, 将“自上而下”“中平直入”“自下而上”“自下斜上”“横中带直”的实战技法意喻在“金”“木”“水”“火”“土”五行之中, 以此展现五行拳看“形”为虚打, 品“意”为实击的对战效果。

  就中国武术的本质特征而言, 武术是追求“一招制敌”的身体技艺, 但是在其漫长的发展进程中由于受到“求和”“尚礼”思想的影响, 使其在器物层面“技”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并延伸出对“技击之意”的内在彰显和表达。正所谓中国武术“以形求意”“以技达意”, 武术行拳演技中的“意”实际上“是对拳术中某一个动作或者某一组合动作所表现出的具有一定目的性和一定实效性的思维感触。从演练者的体验出发, 拳‘意’就是其对所演练的某一动作或者某一组合所应达到的目的和效果的思维活动;从观赏者的感观出发, 拳‘意’就是其对演练者所演练动作的目的和所表达出的效果的思维活动”, 而这种“具有一定目的性和效果性的思维感触”实质上就是对武术技之“意”的体现和认知[7]。如短小精悍、结构紧凑、拳法刚猛、步伐稳健的南拳, 在动作演练时常以短拳快打、肘膝并用, 掌砍腿击、一气呵成的技术特征表现拳打、掌劈、肘顶、膝撞、腿踢等技术的技击意象。而从观赏者的角度来看, 在观赏南拳技术动作演练时, 这些外在的技术动作不仅能够使观赏者感受到一种刚劲有力、势如猛虎的技击之意和技击之美, 还能给观赏者带来心灵上、感官上的无限遐想与共鸣。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第一时间联系删除。